习近平等出席烈士纪念日向人民英雄敬献花篮仪式
十八大以来国务院已取消下放1094项行政许可事项
李克强:重点建设好群众身边的健身场地

家族恶势力团伙让村民13年颗粒无收!竟称“没伤天害理”

发布时间:2020-06-23  来源: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字体大小[ ]

   “7000多斤粮食,是俺家13年来第一次收成。”村民李更忠站在自家地头上高兴坏了。

  “这一伙被端了,真是大快人心!”村民们奔走相告。

  近日,河南省南阳市中级法院对马某信等4名原审被告人非法占用农用地、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案作出终审裁定,依法驳回4名原审被告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这是一起由河南省社旗县检察院提前介入、引导取证并补全罪名、成功办理的“零口供”家族式恶势力集团犯罪案件。团伙首要分子马某信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10万元;其他3名主犯被判处八年至五年零六个月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追缴个人违法犯罪所得。

  而提起这宗案件的由来,还得从一起普通刑事案件说起——

  “大坑”里扒出大案线索

  2019年4月,社旗县检察院收到公安机关提请批捕的马某华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一案。审查过程中,办案检察官对案卷中提到的非法占地造成40多亩“大坑”产生了诸多疑问。

  案卷显示,2007年3月以来,马某信、马某华、马某科、马某卓四人未经批准,擅自在郝寨镇贾营村南侧非法占用农村集体耕地建砖厂、取土、制坯、烧砖,导致在其所占用的贾营村、田园村耕地上形成了两个七八米深的大坑。

  经鉴定,此举造成47亩农用耕地的严重毁坏。2018年11月27日,公安机关对马某华非法占用农用地一案立案侦查。

  马某信一伙开办的黑砖厂旧貌

  毁田挖坑,村民能不怨声载道?如此妄为又历时多年,当地何以无人能管?

  这些疑问,让案件承办人武立嗅出另一种味道——恶势力犯罪的气息!

  经多次调查查明:2007年至2019年,马某信以亲属关系为纽带,在未取得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非法建设黏土砖厂,并以非法经营的砖厂为基础,在周边逞强耍横、欺压群众,随意占用农用地、滋事生非、殴打伤人,逐步形成以马某信、马某华为首要分子,以马某科、马某卓为骨干成员,较为稳固的恶势力团伙。

  使尽招数“蚕食”农田

  调查中,办案组接到群众反映,马某信小学肄业后一直没有正当职业,年纪轻轻就目无法纪、逞强耍横,经常随意殴打他人。

  21岁时,他因参与销赃被社旗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2007年3月,他想在贾营村南边建个砖厂,又觉得办手续太麻烦,还不一定能获批,就在没有办理任何手续,也没和村组签订协议的情况下着手干了起来。

  联合办案组走访村民调查核实情况

  “以后不敢撵她们的羊了,不然还要挨打挨骂。”

  村民李更忠记得很清楚,那天他像往常一样到地里浇地,看到自家地里有3个女人正赶着几十只羊在啃食庄稼。他上前制止,双方发生争执、撕扯。

  马某信等人赶过来,以马家媳妇姚小妹被打为由到李更忠家闹事,并威胁其家人。李更忠被迫通过马某信向姚小妹赔偿1200元“医疗费”才取得姚小妹的“谅解”。

  此后,马某信等人更用各种手段逼迫李更忠“卖地”。李更忠只能眼看着自己的7亩多田地被黑砖厂“征用”。

  在耕地上放羊、在地界处深挖取土、向地里打药撒石灰、恐吓威胁殴打村民……

  马某信等人变本加厉,采用各站手段向附近村民“征用田地”,砖厂规模不断扩大,每年都要生产近500万块砖,年均盈利110多万元。而马某信等人利用经营砖厂形成的经济基础,长期盘踞在郝寨镇贾营村、田园村及周边地区,肆意欺压群众。

  2009年大年初一,村民魏某家养的猪生了小猪仔,需要加盖草墙挡风。他到外面找草苫子,经过被政府下令整改拆除、已停产半年之久的砖厂时,看到荒废的砖坯架上有草,便捡了一些。

  在砖厂旁放羊的马家人发现后,立即打电话给马某华。马某华叫上自家堂弟马某科、马某卓开车赶到砖厂,下车就喊“你敢偷我东西”,不听魏某解释,对其拳打脚踢。魏某妻子赶来劝阻,也遭到殴打。夫妻俩被打伤住进了医院。

  而马家人报复的原因只是半年前村里修路,因为水泥路还没凝结好,魏某曾阻拦过马家砖厂的拉砖车。

  “马家的人躲都躲不及,你还敢掺和进去。”“上医院查查,要是没伤到骨头就算了吧。”“这家人恶得很,谁缠上打谁。”……

  事后,周边邻里都迫于马家的淫威,劝说魏某夫妻别再声张,让事情不了了之。除了魏某,马某信等人还因琐事对村民谢某进行殴打,致其手指骨裂;殴打村民李某,逼迫其退还已交付的“卖地”款8000元。

  新所长干不到一年就被逼走

  听到有基层干部反映说“郝寨镇供电所早前有个孙所长,工作干得好好的,不知啥原因,干了不到一年就走了”,办案组几经周折找到这位孙所长才揭开了事件真相。

  2005年7月,孙少平(化名)被任命为郝寨镇供电所所长。上任后他主持开展电力管理整顿工作,因马某信等人经营的砖厂用电量存在异常,经核对发现马家砖厂电表被私自改装,偷电高达1.2万多度,便要求马某信补交电费。

  “你这个所长,我叫你当你才能当,我不叫你当,你一天也别想当成!”

  因为这件事,马某华对孙少平十分不满,多次前往郝寨镇供电所找他,见到就打,甚至有时孙少平正在开会,他也毫不顾忌地冲进会场打人。

  孙少平撑了几个月,实在受不了。领导让孙少平先去把之前的工作做好,然后再给他换个工作环境。孙少平回到供电所后接到电话说有个冷库的电停了,就到施工现场做安全指导。故障排除后他开车回家,刚走了两分钟,便看到马某科推着摩托站在路中间。

  孙少平知道来者不善,下车正要说理,马某科猛推摩托车撞上孙少平的车头,大喊:“今天就是来打你的!”

  有人拿砖、有人拎木棍、有人持铁杠,对孙少平一通乱打。直到孙少平被打得失去知觉,马某信等人才开着孙少平的车扬长而去。

  孙少平被路过的村民发现后送往医院,经鉴定为鼻骨和左腿小腿骨折。被马某信等人开走的汽车是县电业局的公车,之后被扣留在马某卓家中半年之久。

  案件办结,还有后半篇文章

  审查起诉阶段,检察官审查了32册案卷材料,形成125页10万余字的审查报告,制作完成了1万余字的起诉书和3万余字的庭审预案。

  2019年12月31日,案件即将开庭审理,马某信却突然生病了,称自己无法出庭。

  检察官立即前往医院,现场监督对马某信的健康检查。因部分体检项目须空腹检查,而马某信当日已吃过早饭,故需复检。

  第二天,检察官再赴医院监督。前后两次体检过程中,马某信对部分检查项目不予配合,以不敢做、血压高为由拒不受检,行为令人生疑。后经医生诊断分析,马某信逃避庭审的伎俩被揭穿。

  法庭上,马某信拒不认罪并反复扬言:“我靠自己的劳动挣钱,没干任何伤天害理的事。”

 

  检察长出庭支持公诉

  社旗县检察院组建了以检察长为首的6人公诉团队,李更忠、孙少平等多名证人到庭作证。社旗县法院经审理认为,以马某信为首的团伙具备恶势力犯罪的组织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特征,应当依法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遂作出一审判决。

  在该案提起公诉的同时,社旗县检察院还对马某华2012年已生效的故意伤害罪的判决,以定性错误、量刑畸轻为由建议法院启动再审程序。最终法院再审,撤销了原审判决,以寻衅滋事罪依法对马某华进行改判,由原来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六个月,改为有期徒刑六个月。

  检察官案后调研涉案耕地恢复情况

  案子办了,还有后半篇文章。2020年1月初,检察干警来到案发地,看到两个农田被毁后形成的大坑。据了解,马家砖厂长期挖坑取土烧砖,形成的大坑在夏季暴雨后积水如湖泊,坑边从未设立过任何警示标志。曾有村民要求马某信等人填好大坑,他们不予理睬。

  办案检察官根据土地实地勘查和评估的情况,向社旗县自然资源局等部门提出了下一步修复农村经济的检察建议。县自然资源局收到建议书后,第一时间与村委会达成协议,表示将不遗余力地按照建议尽快对损毁的40余亩农用地进行修复。

中国法治传媒网摘编亓淦玉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